就地起窯

嘉恆 2012-07-05

今年三月才開張的裡山塾,除了要趕緊設計活動讓大家可以參加之外,也有許多硬體的工程需要建置。除了基礎的整修交由專業的師傅完成之外,我們對裡山塾還有許多的想像。對於這些想像,我們決定以工作假期的形式,邀請有興趣的朋友們一起來「築夢」。在三月初的時候,我們舉辦了插秧的工作假期;六月中的時候,我們舉辦了卵石砌的工作假期。而在上上個週末,我們舉辦了蓋披薩窯的工作假期。

在這兩天的工作假期中,我們希望除了能把披薩窯完成之外,也能順便把柴火都準備好。而趁著這個機會,我們也希望能跟大家分享一些「在地能源」的概念,於是就把火箭爐也排進行程裡。這可是不需要用電、用瓦斯,號稱「只要幾根免洗筷就可以煮一頓早餐」的高效能爐具呢。當然我們也可以把太陽能鍋排進行程裡,但又有點擔心「有機稻場」太陽能鍋的「祈雨魔咒」也跟著一起過來了,所以最後還是作罷。

禮拜六早上的活動,我們先從作火箭爐開始。其實火箭爐的原理並不難,有興趣的人不妨上網搜尋一下,蘋果日報就提供了滿詳細的步驟。但要作一個燃燒效率好又方便使用的火箭爐,就有許多的小細節需要考量。邦寧阿富跟大家介紹過基本原理和製作方式之後,就讓大家各自放手去嘗試、去設計自己的火箭爐。因為禮拜六是端午節,我們決定午餐吃應景的——披薩,但要喝的湯請各組自己煮,順便PK一下大家設計的火箭爐成效如何。(那個以為我們在開玩笑的伙伴,你真是太不瞭解我們了。)

本來以為火箭爐很快就可以做好,沒想到大家都很追求完美,一個個都是慢工出細活。有經驗的紅龍大哥很快就完成他的作品了,一直嚷嚷著什麼時候可以生火。還在桌上擺出三個火箭爐,放話說隨便拿哪一個來PK都會贏。一直到快12:30的時候,才有人想到其實他們可以先煮,只要紀錄開始時間和結束時間就好,這時候各組都已經完成得差不多啦!大家興致勃勃地開始起火,一時間教室中濃煙密佈,真不應該把稻草跟柴火放在一起的。大家顯然聽到PK都認真起來了,放在前頭講桌的披薩都沒幾個人動手,害我們也不太好意思吃。火箭爐的名稱由來,是當火旺的時候會發出像火箭一樣的「轟轟」聲,但要一直維持火旺也是一個技術活呢!剛開始燒的時候還很容易火不小心就滅了,讓大家一陣手忙腳亂,好一陣子之後才穩定下來。不過煮的時間也比我們預期的久,第一鍋湯足足過了一個小時左右才煮好。而伙伴們也很有骨氣地幫自己的湯添柴加火,不肯先喝別組的湯。你們幹嘛這麼認真啊,真是的!

吃完午餐,看完影片《社區的力量》之後(大家都很捧場,沒有人睡著),下午的兩個小時請大哥來教大家怎麼處理柴火。原來,一棵樹砍下來,從樹幹到樹枝都有不同的處理方式呢。粗的樹幹要用斧頭劈成一片片的,稱為「柴平」(請自行想像台語發音),才能夠塞進灶裡。沒那麼粗的枝幹稱為「柴骨」,只要鋸成適當長度就可以了——其實專業的人是用柴刀劈啦。細枝和樹葉則是折一折用稻草捆成一捆捆,稱作「草引」,用來起火最好用了。而疊柴堆看似簡單,其實也有特殊的技巧在裡頭喔。

我想伙伴們最有興趣的,還是劈柴吧,畢竟現在要接觸到斧頭的機會真的很少了,連我們都是在活動前一天才請大哥趕緊來幫我們惡補的。斧頭號稱5斤,但加上柄之後頗為沈重,拿過之後對三國演義、水滸傳裡使斧的英雄好漢,不由得產生了新的敬意。劈柴的入門課題應該就是要劈準吧。往往費了好大的勁舉起來、瞄了半天之後劈下去,結果只削到一片樹皮。但如果手眼配合得好,一劈下去木頭應斧而破,那種爽快的成就感可是會讓人上癮的喔!伙伴們分工合作,短短兩個小時就完成了數米長、半人高的柴堆。我們的鄰居秀琴老師看到都讚不絕口呢。

禮拜天當然是要蓋窯啦。早上阿不老師先介紹了蓋窯背後的理念,包含自然建築、可再生能源、食育,以及社群關係。再介紹了蓋窯的步驟之後就正式上工了。人多果然好辦事,原本很擔心基座裡要填很多石塊,在眾人的合作之下彷彿瞬間就完成了。石塊上要擺隔熱用的空瓶、空瓶間要填沙、沙上再堆疊耐火磚,就完成基座的部分了;基座完成後要堆沙心、沙心前要用磚塊砌成窯門。這些工作就只有搶得到的人才能作了。因為不好意思跟大家擠,我只能在人群外探頭探腦;文華為了拍照還爬到樹上去了呢。

下午的工作是要作窯體:用黏土、沙和稻草混合均勻,一層一層地糊在沙心之上。混合的方式是用腳踩,因為量實在太多了,用手揉的力量不夠。我們把帆布攤開,加入適量的黏土和沙,伙伴們就興高采烈地脫了鞋襪跳上去了!一邊踩踏,不時還要調整一下沙的比例、加點水、加入稻草,或是掀起帆布把土團翻個面。伙伴們還玩出很多花樣:有大力跳跳的、有一邊唱歌打拍子的、有牽著手轉圈圈的,有高高躍起用摔角技巧摔在土團上的,還好從樹上跳下來的提議,沒有人當真。雖然大家都玩得很開心,不過我想踩土應該也是很累人的。近傍晚的時候就聽到第一組的伙伴在算計第二組,如何在運土到窯旁時路過順「腳」幫忙踩兩下。

土混好了之後,要捏成一團團適當的大小,然後狠狠地、用力地往窯體丟下去!如果丟得好的話,會發出響亮的「啪!」一聲。但有時候力量沒用對,只有「噗」的一聲,就得趕緊補救。用力丟是為了讓土團和土團之間能夠密合,丟下去之後也要用力拍拍它、捏捏它,甚至拿軟鎚鎚一鎚,務必要確保土團和土團之前黏合得很好,之後才不會裂開。阿不老師下午都守在窯的旁邊,丟土、捏土、拍土,很快就看他滿頭大汗,果然捏土也是要用掉很多內力的。

窯體完成之後,我們請大家幫忙塑成南瓜的形狀。本來大家都還不願意作的,大概是擔心自己的美術天分不足吧。但在阿不老師的帶領下,很快大家也玩起來了:有人幫南瓜修理小腹、有人捏蒂頭、有人捏了一隻毛毛蟲、還有人捏了一個維妙維肖的小南瓜(讓她自己帶回去了)。甚至還有人用黏土塑形之後,去菜園拔了一片南瓜葉來拓印。可惜這片南瓜葉太軟,不然一定可以為我們的南瓜窯增色不少。

感謝這22位伙伴,也感謝阿不老師,幫助我們完成了披薩窯的主要工作。接下來我們要等待窯體乾燥好進行退沙,以及完成造型。希望很快,我們就可以跟大家分享自己烤的披薩了!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