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種後,眼花撩亂的農藥

[裡山青果報]芒種之後,因為過了個不斷下雨的端午節連假,之後就是不斷的大太陽,這充沛的陽光雖然讓我們煮了好幾次的太陽能鍋綠豆湯,卻也讓人懶洋洋,提不起勁來,倒是躲在辦公室裡,終於整理了前幾個月核心農友的果園管理記錄。

裡山青果社-文旦當然,五位農友們第二年的管理記錄還是同前一年一樣的簡陋,需要改進的地方也很多,不過,大約是因為今年常常走訪農友果園,對果園管理記錄比較有感覺,是以,在好奇心驅使下,開始研究起農友所使用的農藥到底是什麼?

如果仔細研究這些農藥名稱,看起來似乎也挺有趣的,以這五位核心農友所用的農藥,就包括了滅大松、大滅松、陶斯寧、凡殺護矽得、第滅寧、亞滅培、腈硫醌、賽洛寧、丁基加保扶、待克利、鋅錳乃浦、免賴得、愛殺松、快得寧…不知道大家頭暈了沒?這還只是五個農友過去這幾個月使用的農藥而已呢!這幾種農藥主要可以區分為兩大類,殺蟲劑與殺菌劑。至於為何沒有除草劑呢?因為我們的核心農友必須是草生栽培的啊!

為了進一步了解,我們就好好的運用了下面這個網站「農藥使用資訊系統」,進入農藥的小宇宙中研究一番,有了以下幾個初步的心得。

首先,農藥名跟農藥商品名是不一樣的。以殺蟲劑「愛殺松」為例,相關商品包括:治蟎(惠光)、大多靈(世大)、介殺霸(益欣)、台殺松(台農三和)、好桔寶(科麥農)、好殺蟎(臺聯)、好滅松(龍燈)、安克蟎(嘉泰)、百事發(眾益)、自立旺(日農)、克蜱剎(大成)、克蟎靈(利臺)、死蟎蜱(松樹)、快殺松(正農)、易速寶(東和)、特殺松(南億)……等39種農藥商品。這不算多,目前商品最多的是「陶斯松」,高達170種!

裡山青果社-果蠅防治所以,光看農藥商品名,你可能會以為是完全不一樣的農藥,譬如「大多靈」跟「百事發」?但是事實上是同一種農藥「愛殺松」。
反過來看,就算名稱很相似,也可能是完全不一樣的農藥。譬如「大滅松」跟「滅大松」,乍看之下不過是三個字挪動一下,應該是同一種農藥的不同商品名吧!錯!兩個都是正式農藥名稱,雖然兩個都是殺蟲劑,但是大滅松是Dimethoate,滅大松是Methidathion,而且大滅松是柑橘核准用藥,滅大松則已經禁止使用在柑橘果園了(目前只可使用於番石榴)!連我們的農友也在問,這兩個有什麼不一樣?哎呀呀~可見這兩個名字多容易搞混!

農藥名稱一般取名是源自英文發音,但是也有完全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譬如大滅松來自其英文名Dimethoate,滅大松來自其英文名Methidathion,愛殺松來自其英文名Ethion但是腈硫醌與他的英文名Dithianon可就搭不起來(嗯,總不能翻作「大殺農」吧),鋅錳乃浦跟Mancozeb也搭不起來。

還有,有些農藥,其實是兩種農藥混在一起。譬如防治柑橘潛葉蛾的「陶斯寧」,其實是陶斯松加上賽滅寧(Chlorpyrifos + cypermethrin),聽起來很神奇的「凡殺護矽得」其實是凡殺同混和了護矽得(Famoxadone + flusilazole)

裡山青果社--碳酸鈣名稱上還有一個現象,就是為了配合「農藥」的特性,農藥名稱呈現兩種極端,一個為了呈現農藥在殺死害蟲上的有效性,於是名稱上會使用「殺」、「滅」的字眼,譬如大滅松、滅大松、愛殺松…至於「松」字大多是來自英文名尾巴的thion,當然也有例外啦!另一種命名趨勢則是讓農友相信,用了這種農藥你的果園、農作就得以安寧沒煩惱,所以就會使用「寧」或「護」字,譬如賽洛寧、第滅寧、快得寧…「寧」字大多來字英文名尾巴的rin,但是也有例外,譬如快得寧Oxine-copper就沒有rin

所以…農藥中文名字到底是誰來命名的呢?

裡山青果社-綠皮葡萄柚上網查詢這些農藥,就會跑出商品名稱、劑型含量、毒性、適用作物、防治害物(也就是你要防治的病蟲害種類)、安全採收期(噴洒之後幾天可以採收)、殘留容許量之外,還會出現一個「農藥作用機制代碼」。依據農藥使用資訊系統上的說明,這個作用機制代碼是「為避免有害生物對藥劑產生抗藥性」,「相同代碼之農藥請勿連續使用,亦勿混合使用;以不同代碼之農藥輪替使用,才能延長農藥有效使用的壽命,並節省成本。」至於如果想要更進一步了解這些代碼的意義,則可以連至另一個網站「農藥作用機制與化學分類檢索」查詢。譬如,大滅松的作用機制是讓人摸不著頭緒的[IRAC] 1B,其實是指氨基甲酸鹽類農藥。至於「氨基甲酸鹽類」是什麼….嗯,好問題,這可能要問農藥學者了!

所以,針對這些讓人眼花撩亂的農藥名稱,農友們如果不想只是聽信農藥行的說法,想要了解每一種農藥的毒性、作用機制、使用安全期、殘留容許量、針對的病蟲害等等,就是要上網查詢,驗證累積成自己的腦中資料庫。畢竟,連邀請農改場研究員來上課分享,也不見得會講到這個仔細。

裡山青果社-西施柚但是,相像大家也會想到更進一步的問題是:現在的農友,有多少比例在使用農藥前會做這些詳細查詢?或者,有多少農友會「上網」查詢這些資料?特別是在老農化當道的當今台灣農業狀況下。

前次台中農業改良場前來分享時,我在課程中強調如何避免使用到「非柑橘類核准用藥」,蜂蝶自然農園的李世清農友似乎驚覺其中的嚴重性,前次他特地告訴我,他要去跟當地的農藥行「好好溝通」一下。確實,看了今年農藥行開給他使用的農藥,「凡殺護矽得」跟「亞滅培」可都不是柑橘核准用藥啊,真的被驗出農藥殘留可就糟了!而且,用了非核准用藥,李可不是五個核心農友中的唯一一個。我也確信,這個問題絕對不只發生在這裡,恐怕也在台灣眾多農村角落裡發生著!

此一農友太過信賴與仰賴農藥行的現象,也是亟需打破的傳統結構問題。

裡山青果社-葉士財最後,眼尖的朋友或許或發現,不是應該有六位核心農友嗎?前面怎麼提到五位農友的生產記錄?其實,有一位農友到了上個月底,還是一直沒能交出自己的果園管理記錄,同時,在我們勤於走訪之下,發現他第二度「局部」使用了除草劑,在其他農友努力遵循規定而作的同時,我們還是必須有所堅持。因為這已經是第二次了,我們只要暫時請他移出「核心農友」之列,但是,相關課程還是十分歡迎他來參加!

好,接下來不能懶散了,距離柑橘產季不到三個月,準備工作也該輪番上陣了,在那之前,先去找訪農友先~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One thought on “芒種後,眼花撩亂的農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