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日本環境教育界大師阿部治教授對談

與阿部治對談本週一,基金會接獲一臨時任務,日本立教大學阿部治教授受邀來台灣參加於9/13~9/14舉辦的2017「永續發展教育」國際研討會,預定9/16返回日本。因為這一週相關研討會接續舉辦,環境教育界的老師們還要忙碌於9/16~17舉辦的「2017中華民國環境教育學會第27屆環境教育學術暨實務交流國際研討會」(名字好長啊~),所以老師邀請我們擔任9/15下午三點半開始的接待工作!

「接待」二字看似簡單,卻也不能隨便,到底該如何接待才不致失禮?為此,我們基金會緊急動員起來,最後決定,要藉此機會好好向阿部治教與阿部治對談授請益。畢竟,阿部治教授是日本環境教育界重量級人物,目前擔任日本立教大學ESD研究中心主任以及日本國家ESD資源中心主任。我們特地徵詢了阿部教授的意思,阿部教授也同意了!所以我們特地在台北安排了一處僻靜的私人住所(其實是敝基金會執行長住家所在的接待空間),讓我們可以跟阿部教授好好交流請益!

與阿部教授見面之後,雙方簡單寒暄,我們才知道,原來阿部老師已經離開日本13天,先前阿部教授還前往加拿大溫哥華參加世界環境教育大會,16日終於要回家了!我們從日本所面臨的諸多不永續問題談起,包括311核災、能源問題、人口少子化、高齡化、偏鄉過疏化、貧富不均、糧食危機、新世代價值觀…等等;與阿部治對談其中糧食自給率問題與里山環境的崩潰也對應到了觀樹教育基金會近年來主要推動的食農教育與里山里海議題。我們還進一步討論到了「地方消滅論」與「地方創生」,地方創生為阿部教授的主要研究方向,雖然「地方消滅論」者認為偏遠村落最終還是會人口外流、老年人逝去等等而走向不可逆的「消滅」,但是阿部教授呼應安倍首相的「地方創生」政策,認為透過「地方創生」可以解決相當部分日本目前所面臨的環境不永續問題,而這樣的地方創生已經執行,且也產生了一些效果。

譬如,雖然日本同樣面臨人口往大都市集中的問題,但是在都會區工作難找、工作壓力大且生活消費居高、人際關係疏離等問題,讓年輕人傾向回到鄉村尋找工作。透過政府單位編列經費補助,年輕人可以回到鄉下創業,協助解決鄉村所面臨的問題,同時年輕人因為創業而找回自信,鄉下生活消費也較低,且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增加,使年輕人即便不是真正回到家鄉也能有「回鄉」的感覺,並願意定居下來,甚至成家生子。

與阿部治對談我們也討論了日本所進行的食農教育,阿部教授也表示,日本目前的食農教育主要在學校單位進行,但是對社會大眾的教育推動並不多,阿部教授也表示,這部份其實是很重要的!原訂一個半小時的對談,因為互動熱烈,最後超過兩個小時才結束!我們也分享了裡山塾生產的芭蕉,加上在交流之間準備的點心–桂圓,以及後來我們晚宴之後分享「裡山青果社」的文旦,我們發現,阿部教授真的十分喜愛台灣的水果呢!

其實阿部教授連續幾天出席會議,加上週車勞頓,已經十分疲憊,希望晚宴的美味烤鴨與菜餚可以讓老師的體力稍稍恢復。也感謝阿部教授願意與我們交流,希望未來我們能夠有更多的機會與阿部教授,以及其他環境教育國際學者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