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草劑毒性與健康風險

除草劑既然能夠殺死雜草或對雜草造成傷害,當然也會對人體健康造成一定程度的風險,以下就以三種主要非選擇性農藥為例來說明除草劑的健康風險。

嘉磷塞(Glyphosate)

有些農友可能沒聽過「嘉磷塞」,但是講到年年春大家應該都耳熟能詳,其實年年春的主要成份就是「嘉磷塞」。若是在「農藥資訊檢索整合平台」以「嘉磷塞」查詢,可以找到331項農藥產品,其中有很多農藥名稱就有個「春」。

嘉磷塞是由惡名昭彰的孟山都出品(孟山都公司已經被國際農藥大廠拜耳併購),一開始問世時孟山都宣稱嘉磷塞是「可以喝的除草劑」,藉此宣傳其安全性。然而「嘉磷塞」近年來已經被國際癌症研究中心(IARC)從「可能致癌」提高到「很可能致癌」等級的農藥。另外,2018年美國審理的「強生案」,判定孟山都公司必須賠償因為使用嘉磷塞農藥而致癌的美國學校校工鉅額賠償,等於已經由美國法院認證「嘉磷塞致癌」!而後續還有數千件同樣的案件在法院等候審理,2019年3月第二個案例再度判決孟山都敗訴,更造成併購孟山都的拜耳公司股價下跌10%。2019年3月外媒報導,越南政府因為上述第二個判決案例,決定禁止嘉磷塞進口。

而在上述判決確認孟山都與拜耳敗訴之後,美國眾議院的科學、太空與科技委員會今年3月29日去函毒物與疾病註冊局要求公開美國毒物與疾病註冊局的「嘉磷塞風險評估報告」,此一報告過去因為孟山都施壓差點難產,如今內容公開,內容揭露「磷塞(glyphosate)有致癌風險,且有其他健康危害,包含影響血液、肝臟、腎臟與生殖系統功能。

依據上下游報導,嘉磷塞另一個令人擔心的特性是其半衰期長達三到四個月,換句話說,施用後要三到四個月藥劑濃度才降至一半,且嘉磷塞是系統性農藥,不僅會在作物植株內轉移,甚至會進入土壤、水源中,同時嘉磷塞在環境中衍生的二次代謝物,也具有毒性。有研究指出加州的居民普遍可從其體內驗出嘉磷塞,國際許多廠牌的啤酒紅酒也被驗出具有嘉磷塞的成份,連加拿大蜂農即便沒有使用除草劑,生產的蜂蜜也有高達98%可檢驗出嘉磷塞成份!

巴拉刈

原訂於2019年2月1日禁用的巴拉刈,經農委會公告將延長至2020年禁用。此一廣為農民使用的除草劑,之所以將被禁用,原因就在於它是劇毒的有機磷劑,且中毒後無藥可解,更因致死率高,常常被誤用於自殺,致使政府以此名義裁定禁用。

巴拉刈的毒性主要作用於肺部,使用初期毒性極高,上下游報導指出「只要4c.c.就能致死」,在美國是需要經過訓練取得證照才可以使用的農藥。然而,巴拉刈的神奇特性在於容易分解,在施用之後,巴拉刈會在環境中快速降解,兩至三天後濃度就可以降至0.05ppm以下。此外,巴拉刈作用在植物體表面產生潰爛,但並不會移轉至根部土壤,相較於半衰期長且容易在環境中轉移的嘉磷塞,必須承認,撇除施用時的高風險,巴拉刈對消費者來說是相對安全的。

然而這樣的特性使巴拉刈過往大量使用作為豆類採收前的落葉劑,好讓整片田地紅豆的枝葉果莢同時乾枯,方便機器採收。但這樣的過程不僅增加消費者的農藥殘留風險,且會透過食物鏈毒害其他鳥類甚至猛禽老鷹。「老鷹紅豆」便是藉由不使用巴拉刈等農藥做落葉劑,且不使用加保扶毒殺啄食紅豆的小鳥,藉此來保護珍貴的老鷹,也讓友善環境的農友得以受益。

依據上下游報導,台大公衛系助理教授、精神科醫師張書森指出「歐盟各國禁用巴拉刈,主因並非自殺問題,而是認為無法排除其神經毒性的疑慮,對使用者農民隱含著巴金森氏症和呼吸損害的風險。」

固殺草

在這三者間原本敬陪末座的固殺草,這幾年異軍突起,已經成為市占率最高的除草劑,更是2106年全台農藥銷售總冠軍。原本固殺草僅拜耳公司專利生產,專利期過後,中國大陸也開始大量生產,並進行促銷,讓固殺草的使用量扶搖直上。

固殺草的毒性介於巴拉刈與嘉磷塞之間,在植物葉子部位有轉移性,半衰期在20-30天內。上下游整理指出固殺草「具神經毒性,受測動物病徵包括眼球突出、痙攣、不規律呼吸、下痢等,對早期胚胎發育有毒,對眼睛與皮膚具刺激性。蘋果日報報導,因為固殺草使用量大增,中毒事件也隨之上升,「毒物專家表示,雖然固殺草的致死率僅6%,但也會造成腸胃道不適、低血壓、抽筋、甚至失憶等後遺症,籲主管機關應妥善管理。」

***
由以上案例可知,除草劑對人體有明確的健康風險。上下游新聞市集曾經報導:「依據歐盟與美國環保署評估,已有多種除草劑被判定疑似環境荷爾蒙,即使微量也可能干擾動物內分泌,包括草脫淨、理有龍、拉草、草滅淨等等。」,「去年(2016)美國甫出刊的Kids on the Frontline調查報告更指出,美國重度使用除草劑的農業州,其兒童罹癌率高於全國平均;出生第一年暴露在除草劑中的兒童,氣喘風險增加4.6倍。」台灣大學農藝系名譽教授郭華仁教授也多試引用國外最新研究報告,說明除草劑或農藥的使用風險。

就如同佳樂觀光果園張寶山農友所說的,消費者會擔心農藥殘留,但是採收的水果其殘留量如果跟現場施用農藥的農友相比,農友噴一次農藥接觸的量,可能就比消費者一年接觸蔬果累積的量還高了。戒除對除草劑的依賴,不僅是保護消費者,也是保護土地,更是保護在農業第一線的農民們!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