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埔野兔茶,膨風茶茶園:陳紹忠的土地哲學

認識陳紹忠是在我大學時代參加了自然保育社之後,開始到新竹各地尋找可以讓螢火蟲生長的乾淨水源時,社員們常去拜訪的油點草農場。也知道這裡一直是接受學童或親子進行環境教育的場域。

左手邊的遠處是大坪國小,右手邊是油點草農場

這次拜訪,隔了十幾年,也因為這次是白天(以前都是晚上去看螢火蟲)去,所以清楚地看到了隔了一條溪對面就是新竹縣的大坪多元智能生態美學實驗小學。(陳大哥說以前小時候他都是過橋去上學,但回家常常會涉溪、闖樹林、到處玩很久才回到家。)

但我所不知道的,則是近年來陳大哥除了多了培育鹿角蕨的興趣之外,也在父祖輩流傳下來的一塊土地上,進行了許多種農作物的種植試驗,嘗試著要找出可以讓人與其他生物可以和諧共存在土地上的方式。 (目前是種茶的第三年)

樹上的鹿角蕨非常的茂盛(還看到背後有孢子囊),可見主人陳大哥的悉心照顧

紹忠的茶園位在一片很舒服的山坡地
聽說晚上會有野兔和穿山甲出沒

距離油點草自然農場大約車程十分鐘不到的地方,是陳大哥的爸爸的爸爸傳下來的土地,也曾經種過水果(柿子、柑橘)和其他農作物,但因為陳大哥不想使用農藥或是肥料,所以作物的狀況一直都沒有很好,最後一次時橘子樹幾乎全部生病 (遭受星天牛的啃蝕) 死掉,最後只剩下一棵。

因為陳大哥的爸爸以前也種過茶(目前的茶園中還有一棵超級老的茶樹,是當時爸爸種茶時代所留下來的),所以決定試著把父祖輩既有的技術學起來,也慢慢發現膨風茶這種特殊的茶種,只有在北埔、峨嵋這附近才生產得好,可以獲得經濟上不錯的收益呢。

開墾茶園的過程

在剛開墾的時候是讓全家人一起上山去幫忙,因為要把荒廢了好幾年的土地,開闢成適合種植的狀況,花了許多許多的時間與力氣,像是要把地底下芒草的根砍除,甚至弄斷了幾隻鋤頭呢!(為了避免破壞原有的生態而沒有使用大型機械來整地)

陳紹忠與他自豪的茶樹

陳大哥說在當時努力開墾的時候每天都一大早上山,傍晚才下山,接近12小時的工作。睡覺前身體很累,但不會有煩惱,因為清楚知道這是自己想要的。隔天早上起來,就又充滿能量的繼續努力,身心很舒服,體力也變得很好。

在身體很累的同時卻也發現這塊土地令人驚奇之處,不只是荒廢的柿子園,同時也是兔子、山羌、蛇啦等動物的家園。更不用說各種各樣不同的昆蟲啦,真可以說是一處小型的動物園。

找找看綠色的昆蟲在哪裡?(茶樹上)
椿象愛吸食新葉,造成嫩芽損傷,是目前遇到最大的問題。

除了我們可以拍到的昆蟲之外,陳大哥說他在茶園工作的時候,還常常發現台灣藍鵲和大冠鷲在茶園旁邊的樹上 “監工” 呢~

因為從一開始思考這片祖傳土地該如何利用開始,陳紹忠就一直在尋找著人與其他生物可以和諧共存在土地上的方式。 當然,就不可能使用會傷害生物的除草劑或是殺蟲劑啦~

雜草管理方式

因為陳大哥是在很多其他工作(教育工作、其他土地的工作)之中有空檔的時候,才會上山幫茶園除草。所以通常是快要採茶的時候(一年大約四次:春茶、夏茶、秋茶、冬茶)一定要去割草,太久沒去的時候甚至雜草會高於茶樹。

陳大哥特別強調:割草的時候要非常小心,不要誤傷了茶樹的樹幹,要不然傷口會造成整棵茶樹死亡!所以通常是自己用肩背式除草機割草,因為他知道每一棵茶樹的位置(當年自己親手種的),機器會在靠近茶樹外圍的一圈時停止,之後再請人幫忙用手拔除那些在茶樹下方的雜草。

曾經茶園裡的害蟲也造成了許多的損失 ,但陳大哥不停地在思考著有什麼方式可以不需要使用化學藥劑,而能讓損失減到最低。

像是要如何及早發現有蟲害出現,第一時間就能把蟲驅除,而不會蔓延到其他棵茶樹上。可能要提高巡視茶園的頻率,以便及早發現。

茶園曾經遇過的蟲害:烏桕黃毒蛾,碰到會超級癢,然後吃葉子會吃到整株茶樹一片葉子都不剩!

結語.心情

看著陳大哥在茶園走著,撫摸每一棵茶樹的葉子,觀察著生長的狀況、上面有哪些昆蟲(害蟲、益蟲),指著非常小非常小的小綠葉蟬(就是讓膨風茶的風味獨特的原因)給我們看,細數著每一年做了哪些事(水源、工寮)、接下來想做哪些事……,我感受到好像一個爸爸在關心、照顧著自己的孩子那樣的心情。

他覺得:這一片有著野兔和穿山甲的土地,是祖先流傳下來的土地,不想要讓它荒廢著!如果在善待其他生物的同時,又能有可以採收給人類的、好喝的茶,而得到一些收益,也許這樣未來子孫會回來長住,甚至有可能接手管理這片土地呢!那就能讓這片土地上的生物,繼續和平共處好多個歲月了。

一心二葉,好品質的野兔茶(膨風茶)

我只是這片土地的代管者,接受老天爺的委託管理土地,但這些生物才是這片土地的主人啊!

是啊,紹忠哥最後的這句話,深深地打動了我的心。

您可能也會喜歡…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