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共生的蜻蜓谷休閒農場

位在台中市東市區石角國小旁山區內的蜻蜓谷休閒農場,是台灣中部採用草生栽培知名農園之一,園主劉興健夫婦兩人,不僅在雜草管理上有其獨到的見解,在生態農業上也有其累積的技術,在多年來走向友善環境耕種的過程中,劉興健開始了解順應自然,不要與天爭的重要性,近幾年劉興健放棄過往栽種的高經濟作物–寄接梨、茂谷柑,反而改種野性較強、順應氣候、病蟲害少的檸檬、梅子,以及其他可供加工的蔬果。

蜻蜓谷休閒農場在還是種植寄接梨的時期,本身也是果本山農組合的一員,草生栽培是果本山農組合的基本要求。不過劉興健更進一步,採用的是「草木共生」。劉興健的草木共生作法是不除草,除了小花蔓澤蘭這一類的攀籐、生長勢太高大、或是容易產生硬莖影響農務的雜草需拔除外,劉興健會讓雜草長高到腰部以上的高度,之後再以工具或農用搬運機壓倒。

這樣的好處在於雜草倒伏之後相互抑制,較不會再挺高,而被壓在下方的雜草會腐爛,上方的雜草會繼續生長,但是相較於割草,生長速度較緩慢。劉興健指出,一般雜草你割掉一根,會長兩根出來,割掉兩根會長四根出來,草木共生只是把雜草壓倒,繼續長的也還是原來的那一根草,所以恢復的速度較慢。

另外,草木共生因為雜草敷蓋量大,所以土壤保護性質極佳。在斜坡上的草木共生梨子園,不僅沒有水土流失的問題,剝開厚厚的雜草,底下是近乎黑色的深色土壤,顯示有機質高,土壤中還有蚯蚓等生物,踩踏在這樣的土壤上有如踩在海綿上柔軟。

除了小花蔓澤蘭這一類明顯需移除的雜草,劉興健有十分厭惡大花咸豐草,因為其植株較高,且種子會年附在褲腳、衣物上。針對這一類不喜歡的雜草,劉興健不僅動手拔除,還善加利用雜草抑制蓆,然而其農園裡,雜草抑制蓆並非直接覆蓋地面,而是作為與臨界果園的圍籬。原來是因為週邊的果園也漫生大量的大花咸豐草,為避免種子進入蜻蜓谷休閒農場,劉興健在與其他果園相鄰處,都以鋁管圍上雜草抑制蓆,形成防護牆。

大約三年前,劉興健決定放棄需要高度人力資本的寄接梨,改種檸檬、梅子等其他蔬果,同時也開始試驗果園適用的草種。譬如在梅子區,劉興建希望改成蔓花生植被敷蓋,此時雜草抑制蓆再度產生妙用。相較於一般農友雜草抑制蓆覆蓋地面,一蓋就是兩三年,最後可能粉碎而難以收拾,劉興健採用雜草抑制蓆覆蓋其他雜草,而在兩面抑制蓆中間種下蔓花生,當蔓花生生長起來之後,再把抑制蓆往兩側卷,增加蔓花生的生長空間,等到整片蔓花生長齊,雜草抑制蓆也功成身退。

三年後再訪蜻蜓谷,園區內已經不見寄接梨蹤影,改為檸檬、梅子等好照顧、可加工的果樹。劉興健在檸檬樹的北側種植玉米,不期望收成,重點放在玉米植株本身纖維質高,之後可以砍下來覆蓋土壤表面,然而經過草生栽培的土壤,即便不施肥料,玉米不僅可有收成,植株更可以長到兩米半的高度,檸檬也長的碩大,反而造成劉興健的煩惱:太大的檸檬機器沒辦法切片,只好人工切片做加工。

2018年中秋之後,連續五個月未降下明顯雨量,讓草生植被也面臨嚴苛考驗。劉興健沒料到乾旱期如此長,有些植被乾枯,他也發現蔓花生無法適應乾旱環境,覆蓋面積減少,然而即便是草木共生的雜草植被,植株也瀕臨枯死邊緣,但是就一般果園,如果沒有雜草覆蓋,不知要澆灌多少水源才能保護果樹植株呢!

經過持續人為管理果園植被,目前農場內大都是符合劉興健標準的雜草,管理工作也相對輕鬆,他說只要有空時到果園散個步巡視一下,順拔除拔不要的雜草就好,管理工作相對輕鬆許多!

跟著劉興健走一遍農園,聽著他對雜草如數家珍般細說每一種草的特性,還有他對果園經營的讀到見解,是非常舒服的享受。如果你想進一步了解草生栽培的操作方式,歡迎與劉興健老師聯繫!

延伸閱讀:「果園12年不除草 結果呢?土壤肥沃,果樹欣欣向榮

上述文章有許多園主劉興健所說的「金句」,值得農友朋友細細品嚐。

您可能也會喜歡…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