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介紹《這一生,至少當一次傻瓜》:蘋果爺爺也使用草生栽培

幾年前,一位在日本以自然農法種植蘋果的爺爺,在台灣(好吧,最少是我們這個圈子)掀起了一股熱潮。他出了書、上了電視,甚至還有以他為藍本的電影。我也不能免俗地去買了他的書來看。現在回想起來,木村秋則採用的農法,不正是草生栽培嗎?

圖片來源:博客來

木村秋則從小就是一個喜歡研究的人。他因緣際會下踏入農業的領域栽種蘋果,因為妻子對農藥嚴重過敏,再加上偶然間在書店看到福岡正信的《一根稻草的革命》,決心停止農藥的使用。但過程相當地不順利。

對日本來說,他們所種植的蘋果屬於外來物種,而且是培育成好吃但不耐病蟲害的品種。因此,木村秋則停止農藥使用之後,可說是吃足了苦頭。各式各樣的病蟲害侵襲不說,蘋果樹葉子都掉光光,更不用說是開花結果了。但他仍然很努力地除草、抓蟲,並且嘗試噴灑各種可能有效的東西。但情況只是越來越糟糕。直到有一天,他決定要放棄,一個人到山上準備要自殺的時候,看到了一棵美麗的栲樹(查了一下,是殼斗科的植物)。他突然驚覺:在山上沒有人噴農藥,為什麼這棵樹可以長得那麼好?他發現,這是因為這裡的土壤和他果園中的土壤,有明顯的不同。

在此之前,自己只看到蘋果樹肉眼可見的部分,也就是地面以上的問題,完全沒有想到地面以下肉眼看不到的部分,除了施堆肥、割除雜草以免爭奪養分以外,什麼事都沒有做,自己一味在意樹葉的狀態,完全忘了蘋果樹的根部。

《這一生,至少當一次傻瓜》p.143

「泥土果然不一樣。我帶了紙和鉛筆,想把那裡的泥土樣子畫下來,但畫不出來,只好把泥土裝在尼龍袋裡扛下山。我把袋口綁得緊緊的,避免那股刺鼻的味道跑掉。然後,我回到自己的果園,把泥土挖出來比較了一下。我果園裡的泥土很硬,完全沒有味道,拔草的時候,根也會在中途斷掉。蘋果的根更是慘不忍睹,不夠粗,也沒有抓力,而且還發黑,缺乏山上栲樹根那種白白的感覺。栲樹在那片雜草中長出那麼多根,我細心地把草割得像小平頭那麼短,沒想到蘋果樹卻是這副德性。我一直以為雜草是大敵,以為割草對蘋果有幫助,沒想到無論怎麼割草,蘋果樹都不見好轉,原來割草才是最大的錯誤。」

《這一生,至少當一次傻瓜》p.146

想通了這個道理之後,木村秋則改變了他的作法。他開始帶著溫度計到處測量土壤的溫度、不再除草,並且撒播大豆當作綠肥。在他的努力之下,蘋果樹慢慢地恢復了健康。在他全面停用農藥的九年之後,蘋果樹總算又開滿了花朵,結出了果實了。

重新再看一次這本書,我有了不同的感受。當初第一次看的時候,是有點看傳奇故事的感覺。但在讀過了《土壤的救贖》,對土壤中微生物的作用有了一點認識之後,再來讀這本書就覺得一切都順理成章,並不是什麼「奇蹟」。當然,我們是有最新科學研究當後盾。在木村秋則那個大家都依照防除曆來耕種的年代,他能夠憑藉敏銳過人的觀察力,以及不屈不撓的精神,最終找到正確的道路,的確也配得上「奇蹟」之名。

關於木村秋則的傳奇故事與他所摸索出來的耕種方法,這裡篇幅有限,只能提個大要而已,詳細內容還請大家自己去看書。他另外還有一本書《蘋果教我的事》也值得一看,多了一些後來推廣的故事及其他耕種的心得。另外youtube也可以找到介紹的影片,當然影片介紹沒有書籍那麼詳盡,但是可以看到他果園實際的樣子。(說實話我對他的雜草高度有點不滿,不是說好草高及胸的嗎?)

您可能也會喜歡…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