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地理雜誌:糧食方舟

類型: 
文章

在《藏種於農》的〈有種子,就有希望〉中提到了2011年7月份的國家地理雜誌,裡頭有一篇文章與種子自主權有關,所以就去找出了這本雜誌。文章的名稱是〈糧食方舟〉。過期的國家地理雜誌應該可以在圖書館找到,我找的時候(2013/9)博客來已經沒有賣這一期了,最後是在露天拍賣買到的。以下對這篇22頁的文章作簡單摘要。除了文章內容之外,裡頭的幾張圖片也滿有意思的。

圖片來源: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magazine/mag_retail.php?item=R030029924這篇報導從美國「傳承農場」開始講起,這個農場是美國最大的非國有種子庫之一,也是「品種保留交流會」(Seed Savers Exchange)的所在。交流會現在有超過13,000成員,每年出版一本年鑑,裡頭是各式的作物品種及其介紹。保存這些品種除了保存其風味之外,更重要的是保存糧食的基因多樣性。現在全世界都出現糧食種類快速滅絕的現象,這會對全球糧食供給出現威脅。舉例來說,目前小麥稈銹病(Ug99)正在世界各地蔓延,全球約90%的小麥沒有抵抗力,嚴重的情況下,光是亞洲和非洲就會讓10億人失去主要糧食來源。

人類花了超過1萬年的時間,在糧食供給中創造出龐大的生物多樣性。農民培育出的品種都是適應當地環境及氣候,針對特定地區的特定問題。如北美灣岸原生綿羊、英國北羅納德榭綿羊、衣索比亞雪科牛、芬蘭綿羊、埃及法尤密雞、中國太湖豬等等,就各自有其優勢。但從綠色革命之後,高產的種子席捲全球,讓農民放棄了原本的品種,全球糧食供給大量依賴一批專為最大產量而設計的品種。不過這些作物品種需要化學肥料及農藥的照顧,牲畜也都需要昂貴的飼料及醫療照護。在1845年,愛爾蘭發生的馬鈴薯疫病就是很好的教訓。

要保存這些消失的品種,一個可能性是種子庫。這個概念最早起自俄羅斯植物學家尼古拉‧瓦維洛夫,他在1920及1930年代致力於從五大洲蒐集糧食作物的野生親戚及未知變種的種子,意圖保存具有抵抗病害及極端氣候等必要特徵的基因。現在全世界有1400座種子庫。最具雄心的是挪威建於永凍層中的斯瓦巴全球種子庫「末日地窖」。但儲存種子只能算是作了一半,同樣需要拯救的還有世界各地農民所累積的智慧。

衣索比亞東部中央高地曾是世界植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地點之一,但到了1970年代,當地農民只種植幾種高產量小麥,而現在該地已經再度轉型。轉型部分可以歸功於著名植物遺傳學家梅拉古‧沃瑞德,他在1989年發起「救命種子」(Seeds of Survival)計畫,將社區種子庫組成一個網絡,貯存及重新分配當地農民的種子。產量對農民來說很重要,但針對飢荒而種植多種作物分散風險更重要,這樣一來即使某種作物因為天災受損,農民還是有替代作物可以依靠。他取得農民選出適應力強的品種,在找出其中最大產量的品種,結合天然肥料及間作等技術,已經把產量提高到比需要大量照顧的進口高產品種高出15%。聯合國動物遺傳學家基斯‧哈蒙德表示,全球80%的農村地區,已經適應在地環境的基因資源都比外來品種更優秀。

這篇報導中幾張有趣的圖片(不是所有圖片都列出來):

  • 斯瓦巴全球種子庫的外觀照片。
  • 各種(12種)雞的照片。
  • 作物品種的減少:從1903年到1983年幾種作物品種減少的狀況(甜菜、甘藍、甜玉米、萵苣、香瓜、豌豆、蘿蔔、南瓜、蕃茄、甜瓜)。
  • 愛爾蘭馬鈴薯糧荒在都柏林市的紀念像。
  • 各種(18種)奇形怪狀馬鈴薯的照片。
  • 各種(6種)不同的牛照片及特性。
  • 各種(18種)不同的種子。農業不只是種植糧食,也包含樹木及其他生產纖維、抑控風化,並為家畜提供遮蔭的植物。
  • (不在文章裡,在雜誌最後一頁)故影重溫:大黃之王。大黃是台灣人不太熟悉的作物,這張老照片中的阿拉斯加大黃幾乎長得跟人一樣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