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祖傳品種

自從開始有商業品種後,農夫自行留種的祖傳品種就開始慢慢地消失了。但消失了多少呢?我最早看到相關的資訊,是在《自耕自食‧奇蹟的一年》這本書的第3章。說實話,我真的有點被書中的數據嚇到。原來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有這麼多東西消失了。

二十世紀下半,他們漸漸放棄了數千種好吃的、傳統上為食用而栽培的品系,改而集中栽植四、五種新的品種,後者是運輸者、連鎖餐廳、加工食品製造商所購買的。如今,美國的現代消費者能嚐到的蔬菜種類,還不及百年前栽培的1%。

舉馬鈴薯為例。講到馬鈴薯,我們想到的是黃白色拳頭大的疙瘩。但其實馬鈴薯有很多的品種。

在馬鈴薯的家鄉秘魯,安地斯山脈的農夫一度栽植四千種馬鈴薯,每種都有獨特的名字、風味、用途,尺寸從小到大,顏色遍及色譜上的每一種藍紫、紅、橘、黃、白色。如今,即使在現代市場影響微乎其微的秘魯鄉間,也只有幾十種馬鈴薯被廣泛栽植。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原生作物都走上類似的路。中美洲的玉米、莧,北美洲的南瓜,歐洲的蘋果,中東的穀類,品種都在窄化。

圖片來源:http://www.isgtw.org/feature/conserving-bio-diversity-perus-cip在這本書中,作者種了好幾種祖傳的馬鈴薯,光看名字就讓人浮想聯翩:卡洛拉、紅金、秘魯藍、羅宋香蕉指芋、育康黃金、全藍、大鼠。為了找張圖搭配這篇文章,我上google搜尋馬鈴薯的圖片。建議大家也可以試試:使用google搜尋圖片,先用關鍵字「potato」,再換用「potato diversity」或「heirloom potato」,應該可以稍微感受到馬鈴薯品種多樣性的消失。不只馬鈴薯,南瓜(pumpkin)、茄子(brinjal)、米(rice)、玉米(corn)都可以這麼玩。

不只是植物,動物也有類似的問題。1

美國人每年消耗的四億隻火雞中,超過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一個品種:厚胸白,一種迅速壯大的怪獸,特別為工業規模養殖而育成的品系。這些笨重的巨型火雞智商之低聞名遐邇,牠們連抬頭看看雨,都有可能被淹死。

八十種罕見的火雞品系仍然存在:澤西黃、西班牙黑、貝爾茲維爾小白、標準青銅、納拉甘賽特、皇家棕櫚、小蚊白,還有波爾本紅。

不只是品種,連我們食用的物種也變少了。2

就在十年前,印度的農夫仍然栽植數不清的本土食油作物,包括芝麻、亞麻子、芥子;到了一九九八年,所有生產這類食用油的小型油坊,都被命令關閉,同年黃豆油的進口禁令取消。

人類史上食用的植物有八萬種。經歷近期的迅速變遷,我們的食物現在有四分之三只來自八個種類。

種子公司被大財團併購,更是加劇了這個問題:2

六家公司——孟山都、先正達、杜邦、三井、安萬特、道氏——現在控制全球九八%的種子銷售。

2005年......孟山都收購了聖尼斯,一個控制美國蔬菜種子市場四成的種子商。清點所有園藝作物的種子名錄顯示,一九八一年的型錄提供了五千種非雜交蔬菜品種,而一九九八年這個數字降為六百。

《孟山都眼中的世界》這部紀錄片中,也有一小段(1:14:25~1:14:51)提到1995到2005,孟山都公司在世界各地收購了50家種子公司,試圖控制種子市場這塊大餅。

除了《自耕自食‧奇蹟的一年》之外,也在另外幾個地方找到類似的資料。

聯合國農糧組織的資料顯示,作物的基因資源以每年1-2%的速度在消失。3

在《藏種於農》的〈有種子,就有希望〉這篇文章是這麼說的:

根據二○一一年七月份《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的一篇報導指出,美國十九世紀時種植過的七千種蘋果,現在剩下不到一百種;歷史上的蔬菜水果,約有百分之九十現在也都已經絕跡。而在菲律賓,曾經有過品種繁盛的數千種稻米,現在最多只剩下一百種;中國一個世紀前還在種植的小麥品種,現有百分之九十也都已經消失。人類過去賴以維生的糧食種類,在過去短短一百年間,已經消失了一半以上。

上面提到的《國家地理雜誌》的報導指的是〈糧食方舟〉這一篇文章,也滿值得參考的。

台灣的稻米也有品種減少的現象。台灣原本的稻種有先住民自南洋引入的爪哇型稻、漢族先民從大陸攜入的秈稻,以及日本人引進的日本稻。在日本人1910年執行的品種簡化工作中,將1197個地方品種減少為390個。在日據及民國時期都積極進行育種工作,培育出如台中65號、台中在來1號、台南5號、台農67號等等高產、肥效佳的品種。民國70年起開始將「優良米質」列為育種目標之一。4目前(2013),在台灣稻作資訊系統中,列出育成品種193個。但我們平常耕種的時候,所會選擇的品種也就是那麼幾種,如良質米推薦品種也只有14種而已。

當然我相信這14個品種一定是比原始的1197個品種要好,但這些原始品種的基因中蘊藏有許多的可能性,曾經,來自台灣稻米的基因促成了稻米的綠色革命。5

而除了品種的減少之外,基因型的減少也是一個問題:目前這些培育品種的親本遺傳背景均非常狹窄。4

稉稻育種自台中65號命名後,以雜交育種方法共育成126個品種,其中沒有以台中65號為親緣者僅台東27號等19個;秈稻育種自台中在來1號命名後,以雜交方法共育成20個品種,皆與低腳烏尖具有親緣關係,形成隱性的「單一栽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