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子自主權概論

什麼是種子自主權(Seed Sovereignty )?

種子自主權是保存及促進種子健康,並且在未來可以繼續種植的過程。在種子自主權的概念中,視種子保存及管理是基本人權,因為種子在我們的糧食系統中扮演基礎的角色。1

圖片來源:http://www.eeu.org.za/thematic-areas/biodiversity-and-social-justice/securing-farmers2019-rights-and-seed-sovereignty-in-south-africa萬年來,農民一向都是自己留種下來使用,這也讓全世界各地形成了許多適應當地的品種。但在近代,許多農家的品種都已經被商業的品種取代了。比方說,我們現在種菜,會去菜栽店買種子或種苗,而比較少從櫃子或冰箱中找出之前留的種子來種。

或許有人會問,那又怎麼樣呢?如果店裡賣的種子品質比較好,如果這樣可以幫農民省下很多工作,何樂而不為呢?

以我對自主權(Sovereignty)這個詞的解讀,感覺像是一個重要的東西是否掌控在自己的手上。以印度農民為例,當他們已經無法取得傳統棉花種子,只能購買孟山都公司的基因改造種子,而基改種子價格又很昂貴時,他們已經喪失了種子的自主權。而最後有許多農民因而自殺。2

但在台灣,目前並沒有這樣的問題。在菜苗一棵$1.5或$2.5的情況下,要跟農夫講「自主權」好像有點困難。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必須要關注種子自主權的原因主要是因為品種的消失。由於商業品種的盛行,有許多傳統的品種已經消失了。但那又怎麼樣呢?

以生物多樣性中的基因多樣性觀點來看,品種的消失意指某個基因的消失。而這些基因,有可能某一天就用得上。特別是現在全球暖化的情況下,各地的氣候型態都在改變,我們更需要各種不同的基因來作「保險」。在《救命飲食》一書第三章中提到:

農企業往往只種植高產出且最具市場價值的作物品種,因此,自然界中發生的基因變異就逐漸消失。......這時整個系統就變得不堪一擊,病蟲害的爆發可能在一夕間攻擊數十億株植物。

一九七0年,亞洲幾乎所有的稻田都受病毒威脅,數億人口的糧食供給岌岌可危。科學家日以繼夜搜尋四萬七千種稻米的基因庫,希望能找到抵抗這種疾病的稻米品種,最後他們找到了,而且就是那麼一種——生長在印度山谷裡,於是那次總算逃過一劫。使人不得不深思的是,在那之後不久,那個山谷就因為興建水力發電廠而被淹沒。

當然,如果不要講得這麼「功利」,品種的消失也意味著某一種味道或文化的消失,這也是很可惜的。書上說,商業品種多數是為了外型統一、機械化生產、包裝便利和長途運輸能耐這些特性而培育的,因此味道比不上祖傳的品種。3台灣店裡販售的蔬果應該不會像書上形容的味如嚼蠟,4但還是有味道好,但不適合商業生產的品種消失

而在商業種子盛行的情況下,要農夫自行留種也有困難。一個原因是(在台灣)商業種子便宜、方便、品質又好,另外如果買的是雜交一代品種(F1),自行留種也會有「變種」的問題,導致農民必須持續購買商業的種子。

另外,種子自主權與耕種方式也有關係。比如說秀明自然農法,就很強調要自家採種,讓所種植的蔬果越來越適應當地的環境以及秀明的耕種方式。如果不使用自家採種的方式,只學習秀明的不耕地、不施肥、不除草等等作法,等於是事情只作了一半,效果不會很好。而有研究顯示,有機農法之所以產量會下降,有部分的原因是因為使用的品種不適合有機的耕種方式。這些研究也讓我警覺,不只是秀明自然農法,其實有機農法也應該注意品種的問題。

依我的感覺,在台灣各項飲食議題中,種子自主權比較「隱性」。講到有機的議題,大家會想到農藥及化肥的危害;講到基因改造,大家會擔憂對人體對環境的傷害。種子自主權的議題嚴重嗎?或許滿嚴重的,但似乎不是這麼立即或切身相關,也難怪似乎關心的人不多了。

推薦閱讀

  • 《自耕自食‧奇蹟的一年》

對於想要了解種子自主權議題的人,推薦的書籍是《自耕自食‧奇蹟的一年》。這也是我最早看到探討這個議題的書籍。這本書雖然看名字只是自己種菜自己吃,但其實作者對許多飲食議題也有提及。特別是種子自主權的議題,因為她種植了許多祖傳的品種。主要的章節是第3章,提到了現代工業化生產的育種問題。以及第19、20章,講到他們讓自己養的火雞自行繁殖下一代。(現在美國絕大多數的火雞都作不到了)另外有幾個章節提到了各式各樣的品種:第6章火雞、第7章蕃茄、第16章馬鈴薯。光是看這些品種名稱就讓人很有想像空間。

郭華仁老師在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2011年度第一次農友研習會手冊裡提供的文章。在農民保種運動網站中可以下載,我也抓了一份如附檔。這篇文章對種子自主權的議題寫得很清楚且有條理。

2011年7月份的國家地理雜誌裡頭的文章,文章的重點是『保存世代傳承下來的種子,將有助於為快速增加的人口提供糧食』。文章裡有一些有趣的數據及圖片可以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