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基因改造有這麼多的爭議?

即使有了許多證據證實基因改造的壞處,許多人還是認為基因改造技術有好有壞、難辨善惡。問題出在,如果認真地去研究「基改作物有害嗎?」這個問題,你會發現答案其實很大程度決定於你看的資料來源是哪裡。在贊成基因改造和反對基因改造的地方看到的資料,完全是截然不同的兩套說法。這也是我所遇到的問題。當然我平時會接觸到的都是反對基改作物的說法,但為了寫這篇文章,要作「平衡報導」而比較廣泛地查資料的時候,發現到許多同樣的故事,根本就有許多不同的版本。

布茲泰事件

圖片來源:http://www.treehugger.com/green-food/do-you-know-what-you-eat-strikegreenpeacesstrike-ads-against-genetically-modified-organisms.html舉例來說,《用心飲食》一書提到奧帕‧布茲泰(Arpad Pusztai)的實驗,他用基因改造的馬鈴薯餵食老鼠,發現老鼠出現免疫系統弱化、胸腺及脾臟受損……等等問題,看了讓人怵目驚心。1但如果看wiki針對基改食物的介紹,會發現這個研究似乎還有爭議,有科學家認為他的實驗不夠嚴謹。但這個研究並沒有後續研究來進一步釐清,因為英國政府中斷了他們的研究經費。2如果你看的是〈基改科技的風險與謊言〉或《孟山都眼中的世界》,布茲泰根本就是受到迫害和打壓。而《欺騙的種子》一書則說布茲泰是嚴謹的科學家,而他的研究中不夠嚴謹的部分,是遭到刻意抹黑或操弄的結果。

當事件遭到眾所矚目且牽涉利益很廣的時候,往往就會成為各說各話的羅生門。更何況是基因改造這麼複雜難懂、又往往內幕眾多的議題。我發現,就算同為反對基因改造的資料,內容都會有所出入。比方說《用心飲食》一書提到布茲泰實驗中『在被餵食烹煮過的馬鈴薯時,老鼠卻維持健康。』1但《欺騙的種子》說的是『研究人員使用不同的馬鈴薯調製方式,包括生的、水煮的、烘烤的馬鈴薯,......到最後,只有食用基因改造馬鈴薯的老鼠身上才有嚴重的不良影響。』3再比方說,《糧食危機關鍵報告:台灣觀察》說『英國皇家學院的專家認為該研究設計有缺陷,不足以導出具體結論。』2但《欺騙的種子》則說,布茲泰當時受到打壓,英國皇家學院並沒有拿到他完整的實驗資料,而且英國皇家學院本身的立場是支持生物科技的。3

順帶一提,在以上布茲泰不同版本的故事中,我最後選擇相信《欺騙的種子》一書的說法。原因很簡單:它的篇幅最多。這本書花了一整個章節,將近50頁的篇幅來敘述這個具有指標意義的事件,引用文獻超過40篇。其他地方的說法,為了將這麼長的故事縮減到需要的篇幅,我覺得可能或多或少有所失真。

帝王斑蝶事件

除了基改的議題本身的複雜度造成的羅生門之外,種子公司對媒體的操控也是造成「各說各話」的一個重要因素。《欺騙的種子》一書有一整個章節在講種子公司對媒體的影響力。針對對他們不利的言論,他們常會採取嚴厲的法律行動,逼迫媒體依照他們的想法去報導。但另外,他們也有比較「柔性」的作法,如贊助某些立場相反的組織或研究,來造成「這個問題還有待研究」的表象。4

舉例來說,關於基改玉米的花粉是否會影響帝王斑蝶,這個議題就在美國引起軒然大波(因為美國人很愛帝王斑蝶)。用白話來解釋是這樣的:A說他用基改玉米的花粉去餵帝王斑蝶,結果帝王斑蝶死掉了。然後B覺得很奇怪,因為花粉裡含的Bt應該比較少才對,他認為A的研究有問題,可能是準備花粉給帝王斑蝶吃的時候混到花藥了。B自己去作了個實驗,發現其實是沒有影響的。再過了幾年,C又跳出來了,他說或許短期的餵食沒有影響,但長期的影響呢?而且在實驗室養蝴蝶的環境都很好,如果在野外蝴蝶遇到嚴酷的氣候、食物的不足,會不會基改玉米的影響就跑出來了呢?他的研究是長期餵食蝴蝶的確是會有影響。最後的結論就是『需要更多更全面的研究,包含田野研究,才能夠做出結論。』 5

以上這一段是wiki的說法,《欺騙的種子》一書則是這麼說的:在發現基改玉米花粉對帝王斑蝶的毛毛蟲有影響的研究發表之後,種子公司採取了兩個策略,一個是針對該研究的方法論挑毛病,另一個是趕緊贊助一系列相反的研究。僅僅六個月後,就舉辦了一場針對這個主題的座談會。根據媒體報導,這個座談會的結論是「基因改善過的玉米會對帝王斑蝶族群造成微不足道的傷害」。問題是,這些報導所根據的是,在座談會的前一天就寫好的新聞稿中所持的論點。《紐約時報》派出了一位記者到座談會實際採訪,當她告知座談會中的研究人員新聞稿中的結論時,許多人明確地告訴她不同意這樣的結論。因此,《紐約時報》的報導與沒有記者出席的媒體的報導就完全不一樣。

這兩個例子讓我有一個感覺——雖然我很希望是錯覺——一般人要搞清楚基因改造這個議題根本是不可能的。這不只是「A說了什麼、B說了什麼」這麼簡單的問題,還有「A會不會有特定的立場,所以實驗有缺陷?」、「B說A的研究有問題,他的論點有沒有道理?」、「A的研究經費是哪裡來的?會不會導致他作研究的偏頗?」、「為什麼我看的這篇文章只提到A的研究,會不會還有其他的研究被隱藏起來沒被看到?」這些問題。到頭來,還是回到「到底你相信些什麼」。

到頭來,我還是選擇反對基改作物的立場。就像我們評估一個人的話能不能相信時,會去看他過去的信用紀錄。在紀錄片《孟山都眼中的世界》中,我們可以看到孟山都這家公司從多氯聯苯、戴奧辛、橘劑等事件以來,一貫欺騙世人以謀求利益的嘴臉。而《欺騙的種子》一書也揭露了各種種子公司的黑幕,讓人很自然地對基改作物的一切,都產生了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