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改作物對農民的影響

如果說以科學的角度來研究基改作物,會讓人有疑慮重重的感覺。那以社會的角度來看種子公司推廣基改作物的手法,會讓人覺得難以置信以及憤怒,甚至絕望。以掌控全球90%基改作物的孟山都公司為例。為了掌控種子,他一方面大肆收購各家種子公司,以求達到壟斷的地步;1另外,他會透過專利權的主張,嚴格要求農民不能自己留種,而是要持續跟他購買;1 2而一旦孟山都站穩了市場,就可以自由操作種子與農藥的價格。3這時候,農民已經沒有其他的選擇,只能任其宰割。

以印度為例。1999年孟山都收購了印度最大的種子公司,兩年後,政府核准了「保鈴棉(Bollgard)」的銷售。這種基因改造的棉花被植入BT基因,可以自己製造殺蟲劑對抗棉鈴蟲。孟山都宣稱可以減少70%的農藥使用、增加30%的產量,但事實上並非如此。2006年,保鈴棉受到絲核菌的侵害,讓許多農夫損失慘重,這是一種在傳統棉花不曾出現的疾病。只是這時候農夫已經沒有「非BT棉花」可以選擇了。「BT棉」的種子比傳統的種子貴四倍,再加上購買農藥和肥料,農夫必須借高利貸才能夠開始種植,而一旦收成不好,就會導致破產。而許多無法背負債務的農夫就會自殺。在印度,種植棉花的區域的自殺率遠高於其他的區域。1

不是只有開發中國家會有這種情況,美國的農民一樣會遇到類似的狀況。孟山都公司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大力打擊篩選種子(以便留種)的業者;而且組織所謂「基因警察」,來查緝自行留種的農民;甚至鼓勵農民們互相告密,破壞農村的信任。4 2孟山都公司的基因警察可能會秘密對農場、商店作錄影蒐證,滲透進社區的集會,從密告者口中蒐集情報,假扮成調查員,或直接對農民施壓要求進農場蒐證或看他們的紀錄。種種手段製造了農民恐懼的氣氛,讓農民以「蓋世太保」或「黑手黨」來形容他們。5孟山都公司有一千萬美金的年預算及75位員工專門用來調查及起訴農民。根據華盛頓食物安全中心的調查,2004年為止孟山都進行了數千次的調查,其中許多都逼迫農民賠償和解了事,但也有90件訴訟成立。由於實力的不平等,訴訟當然是有利於孟山都公司。6

由於專利法的運作原理,沒有農民是安全的。被告上法院的包括:農作物被基改種子或花粉污染的農民、之前種的基改作物種子自己在田裡發芽出來的農民,以及種植基改作物卻從未簽署孟山都的合約的農民。6 舉例來說,加拿大種植油菜的農民波西‧施梅哲(Percy Schmeiser)從未使用過基改的種子,卻因為他長期育種的油菜被附近稻田的基改作物污染而被孟山都告上法院。而與其他人不同的是,他決定反抗到底。 最後加拿大最高法院判決:孟山都的專利主張獲得確認,但施梅哲沒有因「侵犯」專利而獲利,所以無須賠償。但並不是每一位農民面對跨國企業的壓力都會(或有能力)挺身反抗到底,也不是每一次的判決都對農民有利。7

基改作物也衝擊了社會的結構與安定。以巴拉圭為例,原本農夫會種植多樣化的作物,可以提供所有生活的需求。但被迫引進基改作物之後,越來越多的土地被改種單一種作物大豆,用來外銷歐洲提供餵養牲畜。不但耕種過程所施用的農藥對附近的農民及牲畜健康造成影響,而失去土地的農民也無以維生。據統計,每年有10萬人離開土地,到都市的貧民窟去討生活。1阿根廷也有類似的情形

相關資料:

  • 施梅哲事件
    GMO面面觀網站中(基改案例→專利權爭紛案件→Schmeiser vs Monsanto)裡頭有稍微詳細一點的介紹,還有一部紀錄片「Percy Schmeiser: David versus Monsanto」。不過可惜沒有中文字幕。
  • 紀錄片:《殺戮農場
    12分鐘的紀錄片,紀錄基改作物在南美洲所造成的社會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