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改造能解決糧食問題嗎?

基因改造是否能使作物產量增加,科學家的研究也有不同的結果。有些報導說增產高達60%。 1但也有許多資料持相反的意見,認為基改作物對於增產沒什麼效果。有資料說:基改作物量產十五年來,增產成效有限。2而且仔細分析,「基因改造技術」造成的增產效果,並不比其他因素造成的增產效果大。1

另外還有一些資料,認為基改作物反而是造成減產。班布魯克博士審查1998年8200件在大學進行的大豆品種測試,發現孟山都的Roundup Ready大豆在各項測試的平均產出落後其他約百分之五,在有些地方甚至落後達百分之十。有研究顯示,栽種生技作物的第一年呈現產出小幅上升,但是產出立即下降,有時經過幾年後甚至降到最初的產出水準之下。3

其實我覺得基改作物造成減產還滿合理的。原因之一是之前提到的,新植入的基因可能會消耗生物體中的資源。另外,目前的基改作物大多是可以抵抗除草劑或對抗某些害蟲,4因此能夠增產。但過個幾年之後,原本的次要害蟲可能反而會成災,這就造成產量的下降。

更何況,飢餓問題並不是糧食不足造成的,而是政治動盪、食物分配 不均、貪腐的政府……等等因素造成的。5范達娜‧席娃(Vandana Shiva)也直言:第二次綠色革命無關糧食安全,只是企業試圖控制種子、賺取利潤。6

除了增產之外,科學家也希望基因改造技術能夠幫助我們應付越來越嚴苛的生產環境。但目前核准上市的基因改造作物主要是抗蟲害和耐除草劑的第一代基改作物。能夠抗旱、耐熱、抗鹽的機制較複雜,還處於基礎研究和申請核准的階段,距離商業化還有一段距離。2事實上,基因生態學專家海勒曼並不看好:3

即使商業販賣的基因改造農業已經行之十幾年,加上超過二十五年的研究,但是包括抗旱和抗洪品種在內,所有抗壓的基因改造生物體都只是希望而非產品。

植物對乾旱以及水分或鹽分太多等壓力條件下的耐受度,屬於複雜的植物特質。

要一個生物體在包含某單一基因的基礎上展現特定的特質,不同於要求一株植物在完全不同的生理空間生長,像是乾旱和耐鹽分所需的條件。

用白話來說,就是「太難了,作不到」啦。而且連業界自己也承認。一些業界高層承認目前開發的品種對氣候不穩定的未來幾乎沒有幫助。2008年夏季,正先達的董事長表示,開發與測試有用的生技品種需要花上二十年。3

或許有人會說,如果這是正確的方向,那麼即使現在還沒做到,不是更應該繼續努力嗎?問題是,這並不是一個好的方向。

世界各地有不同的氣候及環境因素。不同的環境,會需要不同特性的作物,來應付不同的需求、解決不同的問題。而且問題還是會不斷改變的。天氣會改變、氣候會改變,病蟲害會演化,人們的口味也會改變。要應付這種種不同的狀況,我們需要的是很多很多不同品系的作物,而不是少數幾種「奇蹟」作物。舉例來說,在菲律賓國際水稻研究中心(IRRI)的國際稻米基因庫裡收藏了超過11萬種的稻米,秘魯曾經有過四千種馬鈴薯品種。7要解決糧食的問題,應該是要在這幾千年來累積的生物多樣性寶庫中找答案、要讓全世界所有農夫都來培育適合當地的品種,而不是寄望疑慮重重的基改作物、或是貪得無厭的種子公司。

「育種」並不是只有專家才能作的事情。農夫在種東西的時候,會很自然地挑選長得比較好的來留種,這就是育種的工作了。幾千年來,全世界的農夫培育出無數優良的作物品種、發展出各種適合當地環境的耕種方式,而現在發展基因改造的公司試著告訴我們,他們在實驗室發展出來這少數幾種作物,可以取代世界各地農夫世代傳承的智慧。

這顯然是一種傲慢。

更糟的是,基改作物會損害這數千年傳承下來的生物多樣性寶庫。如果越多人種植基因改造的作物,傳統的品種勢必就會消失,就像第一次綠色革命時遇到的問題一樣。而基改的基因也可能會污染傳統的作物品種,就像墨西哥的玉米現在所面臨的問題。6未來,如果只剩下種子公司的基改品種可以選擇,那這樣的糧食體系真是脆弱得可怕,這樣的飲食文化真是貧瘠得可怕。

相關資料:

  • 基因改造水稻擴散 污染數百萬畝田
    中國大陸的湖北。農民如果沒有足夠的瞭解,可能會因為「這個品種好像不錯」而種植、甚至偷種。這樣的擴散會對當地原有的品種造成怎麼樣的污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