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成]基改作物的危害「沒有」研究的部分

我覺得基改作物令人擔心的地方,是「沒有」研究的部分。

缺乏流行病學研究

有人說,基改作物都吃這麼多年了,有問題早該發生了。(這種說法是不是擺明把社會大眾當白老鼠啊?)反對者則說,既然沒有研究,那出了問題也不會聯想到是基改作物造成的啊。1 2比方說,即使基改作物會造成過敏,但因為沒有研究,所以可能根本沒人注意到過敏的人增加了。

另外,若是研究的人並沒有意識到基改作物是某種疾病可能的因素,研究時沒有把它納入考量,當然就不會發現兩者之間的關連。比如說前文提到的左旋色胺酸事件,就有科學家指出若非它造成的是一種醫學上從未見過的疾病,而是造成常見的疾病或氣喘,或是長期的健康影響如癌症,那可能它的因果關係都不會被發現。3

再者,即使觀察到某種疾病的增加,但在沒有確切證據之下,貿然說它是由基改作物造成是不科學的。比方說前文提到,英國人在開始食用基改作物後發現對黃豆的過敏大量增加。但我們能說這是基因改造造成的嗎?以科學的觀點來看頂多是一個有待進一步確認的可能原因而已。同樣的,在《欺騙的種子》第一章中也提到類似的問題:美國人開始食用基改食品時,因食物引發的疾病數量大幅增加,但沒有研究,我們不能說這是基因改造造成的。

美國疾病防制中心說,目前在美國由食物引發的疾病數量,比起科學家們七年前所估計的數字要多出一倍......在與食物相關的疾病當中,至少有百分之八十是連科學家都無法證實的病毒或其他病原所引發。

每年的報告中包括有:五千名死亡病例,三十二萬五千名住院病例,以及七千六百萬名病患。這樣的數量增長,大約與美國民眾開始食用基因改造食品的期間相吻合。......糖尿病的比例從一九九0到一九九八年上升了百分之三十三,淋巴癌的比例也上升,還有其他疾病的患者數量都在增加。這與基因改造食品有關嗎?我們無從得知,因為根本沒有人在尋找原因。

政府的審核過程不可信賴

對於基改作物這麼有爭議的東西,我們都會期待政府做好把關的角色,以維護民眾吃的健康。

事實上,美國政府對基改作物的安全管制也令人驚訝。在審核基改作物時,只要求廠商證明該產品與傳統食品「實質等同」,而不要求毒性試驗。他們不要求送審者提供完整 的研究數據,也不自己作實驗來核驗,幾乎是照抄送審者的結論作核准理由。這樣把關的嚴謹程度,比動物飼料還不如。4之所以會有這種情形,是因為負責審核的政府官員與種子公司關係密切所致。5 6

關於美國政府審核基因改造作物的細節,可以參閱《欺騙的種子》一書的第五章「產業為重的政府」。

科學研究的問題

在學術界M,也有許多的問題。

西班牙毒物學家多明哥(J. L. Domingo)仔細搜尋各種學術期刊,超過四千篇有關基改食物的論文中,只找到二十九篇與毒性測試有關的動物實驗。其中三篇針對豬,一篇針對雞,其他都只是老鼠實驗,實驗都是有關營養成分的短期實驗,既沒有長期實驗,也鮮少有關毒物的資訊。他認為在欠缺相關資訊的事實下,根本沒有理由斷言基改食物不會傷害人體。另外還有四組研究者各自進行相關的文獻分析,也得出一致的結論。7

圖片來源:Scientific American網站,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cfm?id=do-seed-companies-control-gm-crop-research為什麼研究這麼少,一個可能性是種子公司不允許這些研究的發表。

2009年8月的科學美國人(Scientific American)雜誌以編輯部的名義,譴責種子公司操控相關的研究。十幾年來,種子公司在販售基改種子的使用者合約中,規定種子不得使用於任何獨立研 究。相關的研究如需發表,必須經由種子公司的審核同意。種子公司當然就會選擇對他們有利的研究來發表。而科學家們為了能繼續作研究,也只能對這種情況保持沈默。8沒有對基因改造不利的研究,因為種子公司不允許。

除了控制科學家的研究,種子公司(及相關利益團體)的不當行為還包括行賄、利用研究經費的補助控制學界、抹黑及誹謗反對基因改造的學者、甚至採取暴力迫害。5 6

另外,許多研究可能從研究設計時就有問題了。

前文提到,席哈理倪的實驗中,餵食基因改造作物的老鼠長出許多腫瘤。這個實驗可怕的地方在於,這些腫瘤都是於實驗200天之後發生的。如果基因改造作物的問題必須長時間才能顯現出來的話,之前那些以30天或3個月來進行的研究是不是都沒有參考價值了呢?

另外,有些研究是根據「實質等同」原則來設計的。也就是假設基改作物和原始作物是一樣的,只是多了一個基因而已。因此就只拿那個基因或它所產生的蛋白質來作實驗。但前文的理論布茲泰的實驗告訴我們,有問題的很可能是被改造的生物體。只拿插入的基因或蛋白質來作實驗很可能是徒勞無功的。

席哈理倪

種子公司有問題的研究

種子公司不讓科學家們作研究,他們自己的研究當然會有立場不公正或球員兼裁判的嫌疑。他們的研究,往往是為了避免發現問題所設計的。

報導指出,種子公司孟山都在內部自行作的研究顯示基改玉米MON863對老鼠有不利的影響,但他們用統計手法掩蓋了這個數據並做出無害的結論。5也有人批評,種子公司的研究方式並不恰當。最常見的問題是研究時間不夠長;而且他們只用轉殖進基改大豆裡的毒蛋白來餵老鼠,而非整顆大豆磨粉,忽視了基改大豆和普通大豆的成分差了約40個。 5當科學家想要取得相關研究的詳細資料以便作進一步研究的時候,種子公司很可能不願意提供。6

另外還有一些不需要很有科學背景,也會覺得很誇張的研究:

  • 在進行實驗的時候,老鼠對於基因改造的佳味蕃茄不屑一顧,導致必須用胃管強迫餵食,而且還經過洗胃。有幾隻的胃部出現損害;四十隻裡面有七隻在兩週內死亡。但這種蕃茄還是通過核准上市。9
  • 一種名為T-25的基因改造玉米,在實驗室中是以雞隻作飼養實驗。在實驗過程中,餵食基改玉米的雞死亡率比餵傳統玉米的雞要高出一倍。但在1996年這種作物核准上市前,這項研究沒有得到重視。10
  • FDA 所發表的研究表示:牛乳經過巴斯德殺菌法之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bGH活動都會被摧毀。他們的研究方式是把牛乳加熱到162℉,持續30分鐘。但一般巴斯德殺菌法是加熱15秒,加熱30分鐘會讓牛乳的營養成分喪失。但即使30分鐘後,也只能摧毀百分之十九的bGH。研究人員便接著給牛乳『加料』,以便最後能夠做出「加熱能夠破壞bGH」的結論。11
  • 孟山都公司為自己的蘇力菌玉米蛋白Cry1Ab作實驗,結果超過百分之九十都在兩分鐘內遭到降解,也就是這種過敏原無法通過胃酸而進到小腸。事實上,他們的實驗是特別設計來盡快摧毀蛋白質。比如說他們使用的模擬消化液pH是1.2,與FAO/WHO的建議值2.0相差許多。實驗用胃蛋白酶與Cry1Ab的比例,是FAO/WHO國際標準的1250倍。他們只是用強酸和大量酵素來消化非常少的蘇力菌玉米蛋白。10
  • 在一項檢測基因改造黃豆的影響的飼養試驗中,研究人員只將十分之一的天然蛋白質替換成基因改造黃豆蛋白質。另兩項實驗中,則分別以六倍及十二倍來稀釋他們的基因改造黃豆。12
  • 在研究注射rbGH的乳牛是否懷孕率受到影響時,孟山都公司將實驗前就已經懷孕的牛也計算進去了。11

在討論基改作物的危害時,我覺得以上這些「沒有」——沒有研究、政府沒有把關、科學家沒有辦法作獨立研究、種子公司的研究缺乏公正性——會讓人對基改作物的安全性更加地質疑。